乾涸的水世界 :: 太陽系探索新世代 :: Articles :: Astronomy @ Stardust Sand 銀星砂

<< 上一頁 | 下一頁 >>
Introduction | 火紅色的行星 | 乾涸的水世界 | 藍莓子 | 軌道夥伴 | 7年土星之旅 | 環世界 | 甲烷巨人 | 泰坦族人 | 新視野

乾涸的水世界

由80年代維京(Viking)探測船拍回來的火星地貌所見,到處都是曾經被水沖擦過的痕跡,但現在火星的表面完全找不到液態水,表面平均溫度只有-63°C,大部份的水已經被凍結在火星的北極冠(polar ice cap),少量隱藏在南極冠的乾冰中,利用火星漫遊號的伽瑪射線光譜計(Gamma Ray Spectrometer, GRS)和高能中子探測器(High Energy Neutron Detector, HEND),發現也有部份水封印在地底的冰層中,而現在於大氣中只探測到水蒸汽佔整個火星大氣的0.03%。所以想了解火星上水的歷史,就要從水如何改變火星上的化合物著手。

行星科學家選定了勇氣號著陸於火星的古塞夫隕石坑(Gusev Crater),選擇這個地點的主因是古塞夫隕石坑連接著長700km的峽谷-瑪丁峽谷(Ma'adim Vallis, Ma’adim是火星的希伯來發音,是火星上最長的峽谷之一),可能古代時瑪丁峽谷存在著水,流向了古塞夫形成了湖。


圖四 勇氣號著陸古塞夫隕石坑後傳回的第一張全景圖 [Credit: NASA/JPL/Cornell]

圖五 機遇號著陸子午平原後傳回的相片所見,這是從未在其他著陸點看過的火星表面,
地上出現外露的沉積岩 [Credit: NASA/JPL/Cornell]

勇氣號和機遇號這兩輛漫遊車都配備了相機和光譜計(spectrometer),以分析泥土和岩石的成份。勇氣號的初期發現是失望的,像以往維京1、2號及火星探路者號,著陸點上找不到科學家們期望找到的石頭,找不到有過往水的痕跡的石頭。看到的都是火山岩(volcanic rocks),光譜計的測量顯示,岩石由輝石(pyroxene)和橄欖石(olivine)組成,一些和水完全沒關係的礦物,這些岩石至少有30億年沒有觸碰過水。

有趣的事發生於勇氣號攀上取名為哥倫比亞山(Columbia Hills)的地方,勇氣號在那裡發現大量硫的鹽類(sulfur salts),這是當火山岩受到水的浸透或受硫酸作用下的產物。勇氣號總算找到了水的痕跡,但這些岩石仍然含有一定份量的輝石和橄欖石,所以近數十億年間,水在古塞夫隕石坑都沒有發揮大作用,這裡數十億年來都是一個乾涸湖(dry lake bed)。




圖六 勇氣號及機遇號的路徑圖,Sol是火星的「日」,長度為24.6小時 [Credit: NASA/JPL /MSSS/OSU]

Introduction | 火紅色的行星 | 乾涸的水世界 | 藍莓子 | 軌道夥伴 | 7年土星之旅 | 環世界 | 甲烷巨人 | 泰坦族人 | 新視野
<< 上一頁 | 下一頁 >>


PAGE :: 1    SITE :: 1    stardust.net :: 1

cheungszeleung@gmail.com LAST UPDATE: 13/3/2015